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,亲口向中国主动道歉,还承认徐福是日本国父

日本最有良知的皇族,亲口向中国主动道歉,还承认徐福是日本国父






提到日本这个国家,许多国人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——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,日本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灾难,尤其是抗日战争,更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。在古代,日本长期处于蒙昧落后的状态,建立有许多彼此独立的小国,长期作为中原王朝的藩属。唐朝之后,日本才通过从中国带来的先进技术与制度,对政治体制进行了一系列改良,这就是著名的“大化改新”。
 
 
“黑船事件”场景绘画
在“黑船事件”之后,日本国内敏锐意识到了本国与西方国家的显著差距,一些有识之士开始争相学习兰学。在倒幕战争之后,明治天皇睦仁领导实行“明治维新”,这场改革建立起了君主立宪制度,并在经济上推行“殖产兴业”,推动学习欧美技术,进行工业化浪潮,提倡“文明开化”和社会生活欧洲化,大力发展教育等。
 
 
天皇御所远眺
需要指出的是,这一时期日本的君主立宪制乃是二元制君主立宪制,并非英国那种议会制君主立宪制,君主的权力虽然相对于封建君主而言有所限制,但依然掌握实权,各种主要法令都要经其签署,并且有权委任首相和上议院议员等。也就是说,天皇仍然掌握着绝对权力,也拥有全国军队的最高指挥权,这种没有制约的权力就为日后的侵略战争埋下隐患。上世纪三十年代,在昭和天皇裕仁的授意下,日本开始了长达14年的侵华活动,他也因此被认为是发动侵华战争的头号元凶之一。不过很多人却不知道,裕仁天皇的弟弟却坚决反对日本发动战争,在二战期间一直为和平而奔走。
 
 
大正天皇四子旧照(最幼者为崇仁)
此人就是三笠宫崇仁亲王,大正天皇嘉仁的幼子。在大正天皇的四个儿子中,三笠宫崇仁亲王是年龄最小的,和长兄裕仁更是相差14岁,因此他从小的生活环境也和三位兄长有所不同。二十岁时,崇仁进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,成为日本名将辻政信的弟子。后来,崇仁亲王以陆军少佐的身份前往中国战场,参与了包括“鄂西会战”和“常德会战”在内的一系列战役。尽管崇仁自幼接受着军国主义思想的熏陶,但他却依然对这场战争产生怀疑,当他看到这场战争给中日两国人民带来的巨大灾难时,他期望两国和平的心愿变得愈发坚定。
 
 
侵华日军旧照
此后,崇仁多次举行公开演讲,表达自己的反战态度,控诉日军所犯下的种种罪行,,认为中国人民的反抗是合理和必然的。他的这一行为无疑损害了主战派的利益,许多狂热的右翼分子对他十分憎恶。然而由于他贵为亲王,军部虽然气急败坏,却也不能将他进行任何处置,只能把讲稿没收了事。二战末期,眼见日本失败已成定局,日军开始困兽之斗,策划了一系列“特攻”(即自杀式袭击)作战,视普通士兵的生命如草芥。更疯狂的是,日本政府还公开叫嚣“一亿玉碎”,试图将全体国民拉入战争泥潭。崇仁亲王极力反对这种行为,为此连续发表演讲,希望国民从狂热的战争氛围中醒悟。
 
 
日本签署投降协定
为真正解救国民脱离苦海,这位皇室成员还亲自参与了对首相东条英机的刺杀行动,即著名的“津野田事件”。如果此次刺杀计划成功,崇仁亲王将自任“中国派遣军总司令”,从而结束这场非正义的战争。遗憾的是,这场刺杀最终失败,但他的决心也使得裕仁天皇忌惮不已。投降前夕,无比担心崇仁会夺取权力的裕仁天皇,还特地询问他日后的打算,在崇仁当面承诺不会参与政治之后,裕仁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 
 
三笠宫崇仁亲王晚年近照
二战之后,崇仁亲王专注于学术与教育事业,1947年从东京大学历史研究生毕业,此而后从事历史教学,先后在日本多所著名大学担任讲师。在学术研究方面,他不断思考日本侵华战争的历史,并对日本的侵略行为感到愧疚与伤痛。1998年11月,在日本举行的欢迎我方代表的国宴上,崇仁亲王亲口向我国代表致以诚挚的道歉:“我的良知让我倍感伤痛,我想向中国人民道歉。”在有关日本早期历史的研究上,他发现了《徐福入日本建国考》的正确性,因此崇仁亲王力挺“徐福就是日本国父”的说法,认为中国秦朝时期东渡的徐福正是日本历史上首代神武天皇,此后更是竭尽所能推动此书在日本的出版。
 
 
三笠宫崇仁亲王夫妇晚年近照
另一方面,崇仁积极投身慈善事业,本人曾担任日本红十字会副总裁。作为皇室成员,尽管拥有诸多特权,但是崇仁却几乎从未用过,并对现有的皇室制度非常不满,主动放弃了皇室成员专享的车队,坚持每天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,被日本民众亲切地称作“电车通勤”,一时传为佳话。2016年10月27日,三笠宫崇仁亲王去世,享年100岁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